JIEQI CMS > 穿越小说 > 云海仙踪 > 正文 第255章裸 裸裎

正文 第255章裸 裸裎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许仙大奇,他在北海几年,从未见过闪电,今日何来如此恐怖的霹雳雷暴?电光如银蛇乱舞,照得屋内忽明忽暗,眼角瞥处,见李师师嘴角泛着一丝诡异的笑意,双眸闪闪发亮,心里更是一沉,隐隐觉得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滚滚雷鸣中,却听通天崖上有人尖声大叫:“阴阳和,雷电生,云雪昼夜相交迭,已到吉时!”霎时间鼓乐并奏,欢呼四起:“云雪昼夜相交迭,已到吉时!云雪昼夜相交迭,已到吉时!”

    李师师嫣然一笑,道:“许官人,吉时已近,你再不搓洗干净,可就来不及焕然一新、隆重登场啦。”低头一转,泥鳅似的从他怀里钻了出来,舀起水瓢,往他身上浇去。

    许仙一把攥住她的手腕,笑道:“师师姐姐急什么?展城主好不容易给我们备了一桶热水,不好好共浴,岂不枉费了他一番心意?”不等她挣脱,左手抱住她滑溜溜的腰肢,翻身跃入桶中。

    他经历了许多变故,越趋多疑,和这阴狡无双的女魔头联手,更不敢有丝毫大意。稍有不慎,便可能遭她算计,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大宋澡堂遍地,上至将相王侯,下至贩夫走卒,都喜欢泡在浴池里闲聊海侃,盖因彼此赤裸相对时,更加真实无遮。与此同理,就算这妖女媚惑之术再高明,此刻裸裎相对,也难免会有些心浮意动,大战在即,要想探测她是否另有心机,就只剩下这个机会了。

    木桶虽大,却也只能堪堪容下两人。“哗”地一声,热水四溢,李师师越是挣扎,越与他肌肤交贴,紧紧相抵。也不知时因为羞恼,还是被热气所蒸,她身子忽然软了下去,咬着唇,似嗔似笑地瞪着他,在忽明忽暗的电光下,胸似雪丘起伏,双颊如醉,更显妖媚。

    许仙心中一荡,旋即收敛杂念,凑近她的左耳,低声道:“好姐姐,你我既已对天盟誓,自当坦荡交心,裸裎以对。雷电在上,为表诚意,我们彼此问三个问题,对方必须据实相告,你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那我先问你,”李师师眼波流转,也贴着他的耳朵,柔声道,“你身上的这些胎记究竟是生来就有的呢,还是林灵素用‘百纳之身’接上去的?”

    许仙一凛,金兀术用回风箭震裂他的衣裳时,这妖女恰好也乔化为金国婢女,藏身在鞑子海船上,对他与兀术老贼的问答必已听得清清楚楚。今日以侍浴为名,实则只怕是为了仔细查验他身上的胎记。

    相距毫厘,心跳、呼吸稍有异动,都逃不脱她的念力,当下索性哈哈一笑,照实答道:“我脑后没长眼睛,若不是当日金兀术强行验证,确不知左肩胛下长了块马蹄形的青黑胎记。右腰上的朱砂志自然早就瞧见啦,想来从小浸泡在药汤里,将刀形的胎志磨洗成了这般模样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笑嘻嘻地道:“再说,师师姐姐你不也印证过我上颚的伤疤了么?要不要我再张开嘴巴,让你用舌尖探个仔细?”

    李师师“呸”了一声,道:“如此说来,许官人当真是死里逃生的济安太子了?莫不是那许正亭到辽东采药,将你从虎口下救了出来?他对你倒真是视如己出,日日用药汤为你泡澡,想必也是为了医治你双腿的残疾了?”

    许仙扬眉笑道:“这算是第二个问题么?”见她笑吟吟地摇头,便道:“那好,轮到我来问啦。你当年独上峨眉,是想杀了林灵素,为周邦彦报仇雪恨么?为何末了又转变心意,假造了一具自己的骨骸,销声匿迹?”

    李师师嘴角勾起一丝冷笑,淡淡道:“当日我上峨眉时,心里仍有些顾念着手足之情,举棋不定。直到我在洞里偷听到他与葛老道的对话,听他亲口承认害死周郎与我肚里的孩子,只为了断绝我所有后路,死心塌地做他复仇的工具……这才悲怒难忍,下定决心也要让他、让王娘子、让姓赵的狗皇帝,让世间所有害过我的人,尝尽我经历的所有痛苦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“我在山上藏了半月,苦苦思忖着十全十美的报仇之法,偏巧那日撞见一青一白两条蛇妖,顿时灵机一动,想出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。从那时起,‘李师师’便已死在了峨眉山上,而我,只是一个游荡在世间的幽灵罢啦……”

    她声音轻柔凄婉,又带着几分怨毒的快意,将当年如何伪造自己尸骸,掩人耳目,而后前往神农架,百般折磨敖青青、陆成仇,夺走“青龙皮图”;又如何劫走李少微与王文卿的女儿王允真,潜入蓬莱,用“流霞镜”所摄取的小青影像假冒女娲,哄骗王重阳等人坚信她蛇族神巫的身份;而后又如何设下连环计,盗走“白虎皮图”,陷害林灵素、李少微、王文卿……等事,全都一一道来。

    窗外闪电乱舞,雷声狂震,她的脸容在黑暗中忽隐忽现,有如女鬼,阴森而又美艳。

    许仙早已从林灵素、蛇圣女、王重阳诸人的叙述里理出了来龙去脉,故意拿这话来套问,不过是想看看她愿不愿对自己吐露实情,也好作为参照,印证其他答案的真假。但此刻听她这般娓娓而谈,仍不免冷汗涔涔,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林灵素、王文卿、李少微……这些人无一不是多疑深狡、阴狠毒辣之辈,却全都一头栽入圈套,由始至终被李师师牵着鼻子团团乱走。若论心计之阴狠、筹划之深远、手段之毒辣,天下只怕再无一人能与这妖女相提并论了。

    李师师叹了口气,道:“可惜贼老天不开眼,最后还是功亏一篑,让林灵素、王娘子和李元君从蓬莱山里逃出来啦。许官人,归根到底,你背负血海深仇,也全都由这三人而起,应能明白我的苦心了。”

    又微微一笑,柔声道:“好啦,现在该我问第二个问题了。许官人,你是当真知道林灵素身在何处呢,还是以此来哄我?”

    许仙早料到她必会这般诘问,心如古井,微波不惊,笑道:“我没有千里眼、顺风耳,的确不知道林灵素的下落,不过我有一个灵敏的鼻子。离开结界前,为防失散,我在小青姐姐和楚青红身上涂抹了青蚨子母香。哪怕相隔万里,循着风,也能找到她们的踪迹。林灵素双目俱盲,只能与我义母相倚相扶,找到义母,自然也就找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楚青红?”李师师妙目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,吃吃笑道:“原来那阴阳怪物已经成了你的义母啦。却不知到了下半月,她变作男身之时,许官人又该喊他什么?”

    许仙一怔,想不到楚青红对她如此情深意切,甚至不惜牺牲自己,在她眼里却仍只是个不阴不阳的“怪物”!怒火冲顶,一时间什么也顾不得了,左臂一紧,右手闪电似的掐住她的脖子,森然道:“她为了化解我体内五行之气,督脉断毁,只能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了。你再敢说她半个不字,别怪我翻脸无情。”

    李师师被他勒得俏脸涨红,却笑吟吟地殊无退缩之意,只微微点了点头,以示接受。

    许仙深吸了一口气,松开手,道:“得罪了。”见她雪白的颈子上留了一圈瘀痕,微微一凛,暗觉懊悔。盛怒之下,竟忘了自己面对的是天下最为阴毒狠辣的魔女,焉知她会否记恨在心,突施报复?

    李师师却似不以为忤,嫣然一笑道:“楚青红半生凄苦,得了许官人这么重情讲义的儿子,也算是苦尽甘来啦。你放心,我要杀的人是林灵素,找到他们,绝不会动你义母半根毫毛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谢过师师姐姐了。”许仙定了定神,灼灼地凝视着她,道,“我要问的第二个问题是,师师姐姐为何如此胸有成竹,认定能将我推上金国皇帝之位?莫非与那位会使‘先天神功’的鞑子海陵王有什么关系么?”

    “海陵王?”李师师一怔,继而格格大笑,双臂环搂住他的颈背,贴耳低声道,“好弟弟,你倒真是聪明绝伦,一猜就着。不错,那海陵王就是我在鞑子国收的弟子,他那几招粗浅的‘先天神功’,正是来自蓬莱山里的‘白虎皮图’。他若有你这般聪明,早就大功告成,登上金帝之位啦。”

    当日在罗荒野与海陵王比箭射雕时,许仙便曾怀疑那厮与李师师有何关联,想不到果真如此,忍不住道:“这么说,你收他做弟子,也是为了助他登基,覆灭赵宋了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没遇见你之前的想法,如今有了你,要他又有何用?”电光乱舞,李师师吃吃一笑,眼波迷离,轻轻地咬舐着他的耳垂,双手游蛇般朝下滑去,“许官人,该我问你第三个问题啦。听说你已精通了‘双剑合璧’的窍门,知道‘阴阳和,雷电生’的妙理。遇此良辰,我们天人合一,阴阳相融,今后你就是我,我就是你,天下再无人可敌……你说好不好?”笔趣阁  ——> javascript:;

    javascript: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