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IEQI CMS > 修真小说 > 洪荒古纪 > 正文 第八十二章 落恶战落幕

正文 第八十二章 落恶战落幕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血染的画面,江山浴血,南天峰的战火还是波及到了临近的太虚峰,使得后者大地破开一道道沟壑。

    地狱晃动,无数神光纷呈,从其中泄出,神华灿灿,如潮水般涌出,太清撕裂了最后一重世界,从其中脱身,天戈立劈犬因,将其腰斩,又一名王者染血南天。

    “景逸,本座来助你。”太清扫视一眼,便发现了战局不妙的景逸,他浑身都是血,如同一个血人,战的很惨烈。

    “无须圣主动手,我早已为其掘好坟墓,只等他进入。”景逸高喝道,音若雷鸣,隆隆而震,十分有力。

    “小辈狂妄!”那王者勃然大怒,天鹏王者逝去了,他不信以他残弱之躯,能在与自己为敌。

    太清点点头,他距离景逸不远,若是有不测,他可瞬间出手,击毙对方,他向着三清太极图打去,神力盖世,阴阳之力分划天穹,将其天宇分为两极,展现了出其神异的一面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太清催动,能将此图展现出三成神力,若是三清齐至,联袂出手,才能将此图催至最强战力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却也足够了,天穹上的血塔,没有王者催动,发挥出的事情万中无一二,根本非太清对手,三清太极图镇压而下,将那血塔镇压至地中。

    太清一步跨过,来到血塔上方,那血塔已然通灵,内中的灵复活,在极力挣扎,通体绽放出千万条瑞霞,却被太清一脚死死镇压,不得翻身。

    此刻,另一方战场,景逸将胸腔中的天戈拔出,上面还沾着血,他的身躯不自禁在颤抖,却面不改色,他铿锵一声将天戈扔到地上,任凭他血流不止,依旧挥剑杀来。

    “一招分个胜负。”景逸冷漠道。

    身披五色鳞甲的王者冷哼一声,五色神光一出,几乎无人可挡,王者威压扫来,崩碎了一座他面前的山岳,他从乱石中杀出,平淡无奇的一招,蕴含了毕生之力,已然是决生死的一招。

    景逸双手紧握大衍神剑,眼眸冷光四溅,大衍神剑交织出的先天纹络烙于虚,他动用了剑内的全部神力,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天地间一片宁静,唯有剑颤的声响,先天纹络交织,那是神剑的道纹,竟然代表了一段道的轨迹!这太惊人了!

    这一剑仿佛将天地间一切声音都压制下去,轻轻的一声剑吟,声动八方。

    那不周山王者悚然,萌生退意,他现在才发现,并非眼前的少年强大,而是那神剑太过逆天了,让一名蝼蚁发挥,竟可全面提升修为,并且竟然可斩杀王者,这是何人祭炼的!真是有惊世伟才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一柄王者兵器都不敌大衍锋芒,被一剑斩断,景逸瞬息而至,临近了对方身旁,凌厉一击,又杀王者。

    然而他伤势亦很恐怖,胸腹间一道见骨的刀痕,只有很少血肉接连住身躯,险些被腰斩。

    嘭!景逸以神剑支撑,手掌托在虚空中,纵是无力,仍旧未倒下。

    太清心中一惊,双方战至此处,景逸竟一日连杀两名王者,战绩连他这名圣主都是不如,可也是垂危之躯,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景逸永不低头,他托着长剑再次站了起来,神剑指向众多的妖魔,大吼一声:“杀!”

    以王者血祭师,道宗弟子战血澎湃,心中的一团火焰被彻底点燃,他们万众一心,联手击杀妖魔,妖魔一方见己放王者连死两名,已经是大挫锐气,没有了方才那般张狂的凶性。

    道宗弟子开始反攻,同时,上清与玉清大战结束,提着滴血的兽首回归,不过只是穷奇收集,梼杌却是让其跑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名王者陨落,这是何等振奋的消息,道宗上风占尽,圣主太清挥手,千万凶兽成为飞灰,一击即杀。

    天穹上的妖云复归,神秘道人负手追赶,一步一闪灭,身影明灭不定,速度快到极致,那片妖云被打的摇摇晃晃,上下沉浮,显然道人也是一战功成,击败了这位王中之王。

    道宗上下,举派欢腾,喊杀声更为高亢了,甚至压过了山崩声,一个杀字,久久回荡在天宇,充斥在每一处,成为了天地间唯一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妖云赶到此处,看到自己带来的妖魔大军已成败军,便开始收起剩余的残军,向着北方逃窜了。

    神秘道人双手结印,朝天一轰,轰隆隆,天穹崩塌,千万道神光击出,令那妖云留下大片的鲜血,却不敢回头,一路向北逃去了。

    道宗一方,大获全胜,斩了不周山四名王者,让来犯者付出了沉重代价。

    大衍神剑上,那光影慢慢消失,一直是他在指导景逸,等若太一亲临,观看景逸杀敌。

    “不要恨道宗,为师欠他的,今次算是还清了,你好自为之。”那光影消失,往昔间那睥睨天下的身影,渐渐不在了。

    景逸的眼皮沉重,浑身的力量刹那间流失,从高空上坠落下来,太清赶来,接住了他的身体,然后化作一道流光,消失在南天峰。

    道宗一方虽然大获全胜,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不周山攻山,也令他们损失惨重,南天峰破败不堪,山岳河流还是小事,只要地下龙脉不枯,运转大神通,一夜间便可恢复。

    七峰弟子损失了不少,平日间不常见的太上长老都出来主事,为南天峰再塑山河,令这座主峰,焕发生机。

    神秘道人消失了,他轻易不现身,上清与玉清在此足够了。

    入夜,月华如水,银辉倾洒,如烟似舞,一片朦胧。

    一座悬浮在天空的仙池,八方祥瑞入内,那若液体琉璃般的池水,澄净无暇,潺潺流动,点点霞光灿灿,若星汉一般。

    飘渺的仙音悠扬,奏于仙池上空。

    仙池中央,一道身影沉了下去,看不清容貌,立在仙池一旁的,同样有一神武的男子,负手立在那里,似乎就成为了天下的瞩目之处,到何处都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池水中的,自是景逸,阴阳生死池,这是一处蜕变的神池,据传有化龙的神效,可令人脱胎换骨,是一处上好的蜕变之所。

    那一战,景逸力毙两大不周山王者,名扬道宗,净土瞩目,成为传说。

    虽然所有人都知其借助了大衍神剑的不朽伟力,却无一不挑指称赞,得知此人从荒峰走出,当即更为惊讶了。

    一战名成,让他从一名默默无闻的荒峰修士,成为了风云瞩目的奇才。

    然而他重伤垂死,险些身死道消,是太清运转逆天神力,将他接续生路,将他从阎王爷那拉了回来,放在这阴阳生死池中。

    “太一,你这是何必。”太清摇头叹息一声,失去了一个对手,成为他的大憾。

    景逸动用大衍神剑,有诸多隐情,他不能告知对方,太一当年虽然欠下道宗一则天大的情,如此两次不惜死命相护,已然还清了。

    若是连他的弟子都护不住,便更是有愧于他了。

    太一五百年前曾有神王之名,与太清一同闯过不周山,同为道宗绝代双骄,可惜一人英年早逝,成为千古大憾。

    太一淡泊名利,一心守在荒峰,只做小小道尊,为荒峰的历代先祖守灵,或许这其中有其他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生太苦了。”太清看着景逸,似乎看到了年轻时的太一,摇头道。

    突然,景逸那清澈的双眸缓缓睁开,还略微有些混沌,他又一次从生死关前闯了回来,渡过了一次死劫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太清缓缓的道,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http://.qidian

    http://.qidian

    起点中文网.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阅读。笔趣阁  ——> javascript:;

    javascript:;